Sungg

[TSN][ME][AU] 海的儿子 番外 天生一对

juvenbace:

爱德华多对到海里做客充满期待,光衣服就试了好多,潜水衣大都紧身,将他的身体曲线展现的淋漓尽致。马克正在情潮期,看到自然心动难耐,但他的伤实在太重,饶是莫吉娜帮了他一把,之前第一次情潮留下的伤也得慢慢好。情爱上,爱德华多管控的很严,他真是吓怕了。


马克处于情潮期,魅力正值巅峰状态,虽说被人鱼们吐槽巅峰也没多高,但人家爱德华多偏就喜欢,沉迷的不可自拔。


海滩回家,他和爱德华多都情动了,一场性爱下来,马克吐了快半盆血,吓得爱德华多差点没叫救护车。从此立下规矩,伤没好之前,禁止性爱。


情潮期,平生至爱就在身边,却只能看着,马克苦不堪言。他本就性觉醒晚,第一次情潮还是生熬过去的,第二次还不让亲近华多,他都怀疑是不是莫吉娜对他下了什么诅咒。


马克情绪非常不稳,Facebook所有人都绕着他走,内部论坛上好多人发帖求助:一个二十多岁的男人提前进入更年期,喜怒无常,怎么办?在线等,挺急的。


有爱德华多在,马克可以在人鱼形态和人类形态间随意转换。有天实在是太过烦躁了,马克恢复了人鱼形态,想平息一下,别说效果还不错,躺在沙发上睡着了。爱德华多回家看到马克那泛着淡金色光芒的钢蓝色鱼尾,和因为情潮而愈发锋利飞扬的眼眉,竟没忍住亲的两人都情动了。唯一的理智告诉他,马克身体状况不行,得让他省点力气,可惜因为体位,马克情绪起伏更大,性爱后直接晕了过去,爱德华多抱着他六神无主,眼泪都下来了。


爱德华多对自己的控制力完全没了自信,把马克扔到达斯汀家,让达斯汀照顾他。


一个喜欢鲑鱼的达斯汀,看到人鱼,不是满身血的那种会怎么样?答案是每天不摸个七八十来遍都不肯睡觉,马克被他弄得烦死了。


有一次达斯汀又来回摸马克鱼尾时,被来看他俩的爱德华多看见了,生了好大的气,达斯汀迷茫了半天,怯生生地问,华多,你是吃醋了吗。


爱德华多的脸瞬间红了,马克以为他会否认,谁知爱德华多顶着红的滴血的脸大声说,对,达斯汀你不能碰马克的鱼尾。


达达楞了一下,笑得从沙发上滚了下去。


连马克的脸都红了。




马克的鱼尾上有一道极长的伤疤,破坏了整条鱼尾的美感。人鱼求偶全看鱼尾好看不好看,马克一直不肯显出人鱼形态,就是不想爱德华多看见他那条丑陋的伤疤,第一真的很难看,第二爱德华多见了会难过。都怪达斯汀!为了在爱德华多面前表功,把马克的第一次情潮描绘的堪比《大白鲨》,爱德华多看见那条伤疤就落泪,怎么都哄不好。


爱德华多一直想治好马克的伤疤,但马克是人鱼这种事只有柯克兰四人组知道,肖恩都被蒙在谷里,怎么找人看?


那段时间爱德华多频繁光顾观赏鱼店和宠物医院,跟人探讨怎么消除鱼身上的伤痕,马克郁闷坏了,嘟囔自己不是宠物观赏鱼。


爱德华多一边摸着他的鱼鳞一边敷衍地安慰他。在爱德华多心里,观赏鱼哪有马克漂亮,这一条钢蓝色鱼尾简直人间绝色。爱德华多不吝惜形容词的赞美,让马克非常尴尬。众所众知,马克在人鱼族各方面都是垫底,唯有这条鱼尾沾了亲爹的光,拥有最高贵的钢蓝色,但那条伤疤还是把这些都毁了。


其实,马克非常不想华多跟他回海里,他看得出华多特别喜欢他的人鱼形态,喜欢他本来的样子,但这个样子在人鱼族里实在不好看,连及格都达不到,他怕华多看见其他比他漂亮得多的人鱼会觉得他够不好看,会没那么喜欢他。


但爱德华多对去海里做客实在是太期待了,马克一直不敢跟他说实话,好在伤没好,能拖一时是一时。




莫吉娜偶遇或者说故意偶遇爱德华多后,得知马克第一次情潮还有伤,大吃一惊,骂道:“老娘我给他一脚就是为了让他能伺候好你,哪知他是这么个病秧子,等他好得等到什么时候!来来来,我给你药,你回去给他吃了,让他赶紧好!”


莫吉娜魔力不比乌苏拉,制药水平倒是不错,马克吃了药确实很快就全好了。没了伤势压制,情潮自然爆发的没边没沿,马克从头发丝到脚趾到每一片鱼鳞,都感受到巅峰快感。


爱德华多见他完全好了,总问什么时候去海里。马克推三阻四。奈何他病好的消息,莫吉娜告诉了乌苏拉,而乌苏拉作为一个大嘴章鱼,嚷嚷的全海洋都知道了。


为庆祝扎克伯格家的老大难终于找到伴侣,人鱼族爆发了空前的热心,纷纷表示要送给这对新人新婚礼物。大家之所以这么热情,实在是难以抵抗凯伦和兰迪的魅力,老怕自己哪天一时脑残,答应了跟他们家联姻,现在有人收了马克,简直是挽救众人于水火,大家都真心实意感激涕零的愿意为马克准备结婚礼物。




海里的珍宝不计其数,人鱼族搜刮了几乎所有沉船,得了无数宝物,哪个送出去都价值连城。乌苏拉见了挑三拣四,这个说有破损,哪个说器型不美,一会儿嫌弃宝石不够大,一会儿嫌弃宝石纯度不够高,弄得大家好想暴打她一顿,你又不是马克的妈,哪儿轮到你挑拣。


有人问,乌苏拉你送马克什么。


乌苏拉说,让我送,我不打他就算是大贺礼了。


阿丽尔拿着射鱼枪笑嘻嘻地看着她,乌苏拉吓得一激灵,忙道,我送,我送,我一定送个大礼物,比你这些都好!




凯伦带着乌苏拉的礼物来了,邀请爱德华多到海里做客,礼物打开,连马克都震惊了。


乌苏拉几乎洗劫了海洋里所有成色好的珍珠,将其全部碾成粉,然后用魔法纺成细线,再由细线织就成缎锦,最后剪裁成衣。衣服的样式是曳地对襟长袍,复古而高贵,犹如月光泻地。珍珠光泽温润,阳光之下泛起七彩虹光,极富层次变幻。


爱德华多看呆了,但坚辞不授。


凯伦笑道:“在人鱼族不接受礼物是极大的蔑视。”


“可……可这也太珍贵了。”


“这件衣服看上去华美无比,其实也很实用。”凯伦解释道,“你与马克结成伴侣虽说可以在海里生活,但你终究是人类,待一段时间就得浮上去,不能一直和我们在一起。而且海里有些东西是有毒的,伤到你很难好,乌苏拉这件衣服是魔法织就的,可以保护你。她吹嘘说所有送的礼物里,她这件最珍贵,并不夸张。”


“可是这件衣服”爱德华多很为难,袍子虽然非常可身但下摆太大,跳进海里还不得全飞起来。


凯伦大笑,“你放心,这件衣服绝对不会像人类衣服一样乱飞的。”




衣服送来了,妈妈也呆在家不肯走,马克只得硬着头皮带爱德华多回海里了。考虑到族群颜值太高,马克怕垫底,把达斯汀也带上了。达斯汀喜欢鲑鱼又酷爱《鲨鱼周》,一听马克要带他去海里,激动地抱着他连亲了好几口。


爱德华多穿着乌苏拉的珍珠长袍跳进海里,衣服一进水便摇曳开来,果真是又垂坠又妥帖,阳光穿过海水照耀到上面,光焰万丈。


马克入水仍是人类形态,穿的还是T恤短裤,达斯汀是潜水衣,头顶乌苏拉给他圈了个透明头罩联通外面的空气,两人站在爱德华多面前,好像王子与乞丐。


凯伦拉着马克小声骂道:“你怎么不显现人鱼形态,这是什么样子!华多那么好看,你像个捡破烂的!”


马克坚决不肯变身,誓要把人类进行到底。毕竟当人类还有达斯汀给他当垫脚石。




潜到人鱼栖息地,爱德华多和达斯汀都惊呆了。这里和《海的女儿》里描绘的一模一样。墙是用珊瑚砌成的,窗子用的是琥珀,屋顶都是黑色的蚌壳,每一个蚌壳上都有珍珠。家与家之间长着火红和深蓝的植物,花朵开得像焚烧着的火。地上是最细的白砂,却散发出幽蓝色的光。然而这些都不是最美的,最美的是那群人鱼。


雄性人鱼身材高大,容貌俊美,体格健壮,肌肉线条流畅的犹如文艺复兴时的雕塑,而雌性人鱼的容貌更是艳丽的动人心魄,身形也是妖娆高挑,玲珑有致。他们的鱼尾既丰满又流光溢彩,摇动起来媚态横生。


达斯汀吞了口吐沫道:“马克,以前不比不知道,你真是你们族里最难看的。”


马克一巴掌打在透明罩上,差点没震碎。




人鱼们期待了好几天,等着见马克的伴侣什么样。人鱼族向来眼高于顶,瞧不起人类的长相,马克这么丑,估计也找不来什么好看的人类。但看在他救了大家的份上,人鱼们都决定善待他。


远远看见爱德华多一身柔光的走来,所有人鱼都震惊了,他的容貌即使在人鱼族也是拔尖的,身形步态极美,连人鱼最看重的腰背线条,都美好的能得海神的赞美。不过所有这一切加在一起,都比不上他的笑容。人鱼大都冷峭,绝少有人能像他这样,笑得如太阳般炫目,又如月亮般温柔。


人鱼是个颜值高于一切的种族,只要长得美,万人追捧,马克再胡闹,有他妈妈和姐姐在,人鱼也会容忍他。现在又来了一个天神一样美丽的伴侣,人鱼们哗啦一下全围上去了,马克被挤到了一边。


爱德华多被人鱼的热情吓到了,对他们一见面先夸长相再赞身材的习俗也有点接受不能。爱德华多自小就长得好看,亲戚朋友也常夸他,但从来没人像人鱼这样用词夸张,山川江海万物生灵珍奇异宝什么都拿来夸他。


人鱼天性热爱歌舞,夸着夸着,不知谁心潮澎湃唱起歌来,跟着整个族群都唱起歌跳起舞来,搅起的海流带着爱德华多旋转,珍珠衣衫虹光飞散,璀璨夺目,映得他越发神圣俊美。


马克仰头看着既自豪得意,又自惭形秽。


乌苏拉过来撞了他一下,“怎么样,我的礼物棒吧?”


“太招眼了。”


乌苏拉翻了个白眼,“你怎么不说你长得太丑,不足以和他相配呢。”说完迅速闪到一边,怕马克打她,哪知马克垂下头,竟没有反驳。




人鱼们将爱德华多迎到大广场,请他和马克坐上主位,新婚庆典开始。


各种各样的鱼类分批到爱德华多面前舞动,索取亲吻。


爱德华多认识的有小丑鱼、狮子鱼、翻车鱼、旗鱼还有达斯汀最爱的鲑鱼,忽然头顶完全暗了下来,虎鲸也来了。爱德华多按照凯伦教他的规矩,行礼亲吻。


最后到来的是一大一小两只鲨鱼。小鲨鱼刚满一岁,见爱德华多全身发光又那么好看,一直绕着他转,嘴里不停地喊“马克!马克!”


大鲨鱼用尾巴甩它,“弗雷迪,他不是马克,马克是旁边那位。”


弗雷迪回头看了一眼说:“爸爸你骗人!你说过人鱼都漂亮,他长得这么丑,还那么瘦,给我塞牙缝都不够,怎么可能是马克,他才是马克!”说着整个头扑进爱德华多怀里。


人鱼们哄堂大笑。只有大鲨鱼吓得赶忙给马克道歉,“他他他在水族馆出生的,不不懂规矩。”


马克嘴角一弯,“不如送回水族馆教教规矩再出来。你说呢,谢尔克?”


谢尔克一口咬住儿子的尾巴,拽着赶紧跑了。




马克给达斯汀的遗书里有一项是让他到洛杉矶水族馆找一头缺了一颗牙齿的鲨鱼,把它放回海里。达斯汀不明所以,后来听马克说才知道,这条鲨鱼是他小时候的玩伴,因为得罪他被设计抓到水族馆里去了。达斯汀立刻拉马克到水族馆救谢尔克,谢尔克已经成家,孩子弗雷迪都一岁了,他求马克将他们全家都放了,马克同意了。谢尔克被马克坑了这么多年,怕他怕的要死,要不是老婆一直催他来,他真不想见马克,结果一来,他儿子就犯了马克大忌,可把谢尔克吓死了。


庆典整整持续了一天,直到月亮升到中天才结束。马克带爱德华多回自己的房间,爱德华多兴奋极了,一直不停地跟马克讲一天的经历,马克抱着他静静地听着,只在爱德华多太过赞赏哪个人鱼特别漂亮时狠狠地亲吻他。


第二天一早爱德华多就被邻居叫醒邀请他去看沉船,爱德华多问马克要不要一起,马克拒绝了。他喜欢睡懒觉,爱德华多知道,也不强求,高兴地跟着他们走了。


马克躺了一会儿,爬起来去找乌苏拉。


乌苏拉正跟一帮小人鱼玩,马克一去小人鱼全跑了。


乌苏拉哈哈大笑。


小公主因为乌苏拉化为泡沫的故事是小人鱼们最常听到的故事,大家都怕乌苏拉怕的要命,觉得她是个特别邪恶的巫婆。乌苏拉在海里虽然极其威严,但没什么人缘,大家都绕着她走,有什么事也不敢求她帮忙。自从海滩被马克吊打了一番后,人鱼们觉得她一点都不可怕了,都愿意跟她交往了,乌苏拉受宠若惊。


以前父母吓孩子都是说,再哭,乌苏拉就来割你舌头了。现在吓孩子都是,再不听话,马克拿着刀来刮你鱼鳞了。


马克幻化成人鱼指着鱼尾上的伤疤问:“这个你能治好吗?”


乌苏拉看了一下,“能啊,敷点药就能好。”


“快去熬。”


“哟哟哟”乌苏拉围着马克啧啧称奇,“从来不关心自己外貌的马克居然想除掉伤疤了。果然是恋爱了啊。不过现在才关注外形是不是晚了点啊,你就是整容也跟不上了。”


“哪儿那么多废话!”马克坐到椅子上,“把这个伤疤弄好就行了。”


乌苏拉弄好药,涂抹在马克伤口上,“你不该带他回来,这里是条鱼都比你漂亮,小心爱德华多看上别人!”


马克抽出牙链就是一鞭子,乌苏拉疼得哇哇叫。


“你这辈子就坏在这张嘴上。我会回来还不是因为你。”




爱德华多参观完沉船,和人鱼们一起坐在甲板上聊天。聊着聊着聊到马克身上了,好多人鱼替爱德华多打抱不平,觉得他一定是被马克骗了,否则怎么会看上他。


爱德华多笑道:“马克很好啊,人很聪明,对我也很好。”


“可他长得难看啊。”长得丑对人鱼来说是原罪。


“怎么会?”爱德华多诧异极了,“马克很好看的。”


其他人鱼异口同声道:“哪里好看了?”


“马克的眼睛很漂亮,拥有深海一样的颜色。”


他的眼睛像凯伦,颜色确实漂亮,这个没法反驳,“但是你不觉得他眉毛太浅了吗?”


“没有啊,那么漂亮的眼睛,如果眉毛颜色太深,会掠夺走眼睛的美的,眉毛浅一些正配他的眼睛。”


人鱼们噎住了,接道:“他的头发不好看,太乱了。”


“不不不,马克的头发最可爱了,软软的卷卷的。”爱德华多满怀笑意,别提多温柔了。


“他的嘴唇太薄,唇形也不好看。”


“怎么会!马克的嘴唇特别性感,颜色漂亮不说,还像刀锋一样锋利,又犀利又好看。”爱德华多已经完全适应人鱼族的言谈风格了,在这里说人长相,就跟人类社会谈论歌曲电影一样稀松平常。


“他脸型不好!”


“哪有!马克的脸型最好看了,颌骨线条那么完美!”爱德华多自豪的在自己脸上比划着,“而且他的鼻子也很漂亮,你们注意他的侧脸了吗,特别好看!”


人鱼们哑口无言,觉得自己的审美受到了严重的挑衅,看在爱德华多颜值这么高的份上,大家决定再忍一忍,辩一辩。


“他身材不好,个子太矮了,还没女孩子高。”这个你总不能反驳了吧。


“可马克身材比例很好啊,腰细,腿也长,他这样的身高,有这样的比例很难得的。”


这都行!“他太瘦了,身上的肌肉一点都不好看。”我就不信这你也能反驳!


“他确实瘦,但那是因为他病了,其实他的肌肉线条还是很棒的,手臂、腰背这一块特别好看,而且马克皮肤白,适合偏瘦的身材。”


人鱼都白,你简直是睁着眼说瞎话!


“马克的鱼尾不好看!”


“怎么可能!”爱德华多大叫,“他的鱼尾是绝色!”


“那条鱼尾怎么能当得上绝色!”菲尔斯跳起来大叫,“一点都不丰满,干巴巴的,光泽度润泽度都很差。”


人鱼美不美一半在脸和身材,另一半全在鱼尾。马克虽然有扎克伯格家的钢蓝色鱼尾,但无论形状还是色泽比他父亲和姐妹都差的远,其他的菲尔斯都勉强可以用人类审美和他们有差别自我安慰,但鱼尾是人鱼的至高审美领地,绝对不能对人类退缩!


爱德华多本不是个会跟别人起争执的人,但马克的鱼尾是他见过的世间最漂亮的东西,他绝不允许别人说它不好看。


“怎么不丰满了,马克的鱼尾那么柔韧强劲,美得我都转不开眼睛。”


菲尔斯用力摇摆了一下自己的鱼尾,“我的不好看吗?”


“好看啊。”


“不比马克的好看?”


“……”


“你有话直说!我们人鱼从不遮遮掩掩。”


爱德华多老实地说:“没马克的好看。”


菲尔斯气的脸都变形了。一直看热闹的人鱼,听到爱德华多这句话,都有点不高兴,菲尔斯的鱼尾在人鱼族排名前五,怎么能说没有马克的好看呢,若是连他的都不如,其他人的得有多难看。


为捍卫排名,大家都放弃作壁上观,开始下场和爱德华多辩论,马克有多丑大家都说了几十年了,套话成堆成堆的往外倒,爱德华多的嘴巴本就不如马克的快,又是一以敌几十,自然很快就还不上口了。


马克的长相在族群里属于群嘲,大家越说越上劲,话也越来越难听,爱德华多怒火中烧,得亏是他教养好,否则非跟他们打起来不可。


人鱼们也很生气,觉得爱德华多你明明长得这么好看,怎么审美这么奇葩。


以前马克说邻居同学都说他难看,爱德华多就气得不行,现在亲眼看见他们这么辱骂欺负马克,爱德华多是又气又怒又心疼,骤然站起身,“我不想看沉船了,我要回家。”说完快步走了,留下一圈傻眼的人鱼。




爱德华多一路疾步走到广场,正好遇见看完伤的马克,马克见他脸色极差,忙问:“怎么了华多,不舒服吗?”


爱德华多紧紧抱住她。


马克以为他在海里待久了不舒服,赶忙显出人鱼形态,带着他直冲海面。


来到无人岛,马克跪在沙滩上,担忧地看着他,“你哪里不舒服,我叫乌苏拉。”


爱德华多摇头。


“他们一直都这么说你吗?”爱德华多拉着他的手问。


马克想了下,“说我难看?”


爱德华多点点头。


“一直都说,从我记事起就说,你是因为这难过吗?没事,我已经习惯了。他们说的也不差,我是不怎么好看。”


“谁说的!”爱德华多厉声道,“你这么好看!比他们都好看!好看一百倍!他们才难看呢!”


马克噗嗤笑了,他从没见华多这么生气,比砸他电脑时还生气。




爱德华多虽然才来一天,但人鱼族的规则他已经非常了解,他们崇尚强壮和美貌,如果没有这两点,在人鱼族就是任人欺压。马克身体瘦弱,长相也不符合人鱼的审美,大概从小就是被排挤的对象,稍微大一点,是个人都能鄙视他的长相和身材。马克这么骄傲的人,生活在这里,只怕比一般人更痛苦。他那么锋利,那么渴望成功,恐怕都和这有关。想到马克小时候瘦弱又矮小,被其他高大健壮的人鱼辱骂欺负,爱德华多就难过。


马克见他眼睛红了,忙捂住他的眼,“海里阴暗,突然见到阳光是不是眼睛痛了,乌苏拉!”马克高声喊了一句,乌苏拉冒出头。


“变出个遮阳伞来。”


乌苏拉大叫:“我不是你家佣人!”


马克刚一个伸手掏兜的动作,一把硕大无比的遮阳伞就出现在他们头顶。


“还有眼药水、防晒霜,再弄点水果。”


“你他妈来度假啊?”乌苏拉虽然抱怨,却不敢不变,那条牙链真他妈糟心。


爱德华多拉下马克的手,笑道:“别折腾乌苏拉了,我眼睛没事,就是生气他们欺负你。”


“也没怎么欺负”马克拿起一瓤西瓜递给爱德华多,“从五岁起,我就跟着乌苏拉了,他们都怕乌苏拉不怎么惹我,再说我基本上每天都在海面上待着,跟他们也没啥交集。”


“为什么总呆在海面上?”


“这里信号好,能上网,就一点不好。”


“什么?”


“老被太阳晒,鱼鳞比较干,颜色也暗淡,不太好看。”


“胡说!”爱德华多抱住马克亲了一下,“你的鱼尾最漂亮了,比谁的都漂亮,我不接受任何人的反驳,包括你自己。”


“真的?”


“真的!”爱德华多托着马克的脸认真看了一遍,“脸也最好看,也不接受反驳。”


“那太可惜了。”马克故作失落,“我还特意让乌苏拉治好了我的伤疤,你要喜欢那条鱼尾,我还得再划一次。”


“好了吗?”爱德华多惊喜极了,“快给我看看!”


马克切换到人鱼形态,那条贯穿鱼尾的伤疤完全消失了,药物滋养了鱼鳞,钢蓝色的鱼尾因为湿润颜色浅了一些,也纯了一些,爱德华多一边赞叹造物主的神奇,一边爱抚不停。


“就知道你会喜欢。”马克亲吻他,“以前我觉得我鱼尾的颜色不如姐姐的好看,但你这么喜欢,我又觉得我比他们的都好看。”


“本来就是”爱德华多羞涩地垂下头,“你最好看了。”


马克猛地将爱德华多扑倒在沙滩上热烈地亲吻起来。


“不行!不行!光天化日的,被人看见怎么办?”


“这里没人。”


“有人鱼。”


“华多,人鱼族还有件事你得知道。”


“什么?”


“我们做爱都是光明正大的,围观都可以。”


爱德华多三观全碎了,“天啊!你们怎么这样?”


马克大笑,“人鱼做爱时最美,你知道的,我们族的人都看脸。”


“可我是人。”


马克想了想,“不能让别人看见你。”说着拉倒遮阳伞挡住海的方向。


过了一会儿,马克又喊:“乌苏拉!”


乌苏拉伸出头,“又干嘛!”


“润滑剂。”


乌苏拉仰天长啸,“为什么这都要管我要!”


一管润滑剂砸在马克头上。




爱德华多躺在珍珠衣上喘息,马克的手指温柔地抚摸着他的背,“所以啊,人还是得多读书,不然连媳妇都娶不到。”


爱德华多大笑,侧头看着他,“你小时候趴在礁石上读书就是为了娶媳妇吗?”


“这是我的目标之一,否则就我的条件,在这里肯定娶不到媳妇,更找不到像你这么好的。”


“你还有什么目标说来听听?”


“还想征服人类。”


“天啊,真像个大反派。”


“还想和爱人看遍七海”马克深深地望着爱德华多,“乘着鲸鱼。”


爱德华多直起身亲吻他,“我会陪着你的。”


“现在就去吧。”


“可……他们”


“管他们干什么。”马克忽远忽近的吹起口哨,鲸鱼跃出水面,闪闪发亮,而后跌入海里。


马克带着爱德华多潜入海里,踏上鲸鱼背,鲸鱼带着他们开始航行。






在迈阿密,爱德华多说1992年安德鲁飓风登陆时,他正随父亲出海,见到一个小男孩在海里,他跳下去救他差点没死,后来那小男孩救了他。


“他也是人鱼。我告诉爸爸,爸爸不相信说那是我濒死时的幻想。”


“我一直以为这世界上至少有两个人认为我好看,现在看来只有一个了。”


爱德华多没反应过来。


“只有你了,华多。”马克吻住他,“你十岁时就觉得我好看了是吗?”




------------end--------------


感觉身体被掏空了,就这样吧……



评论

热度(8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