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gg

RPS! 他们的城市 (Armie/Timothée)半AU

梦想成真嘤嘤嘤

Haze:

他们的城市


警告:RPS!半AU,Armie没有结婚,时间线打乱。




1.  克里玛,意大利


Timothée跨坐到自行车上去,黑色假皮坐垫被爆晒的余温已经散尽了,上面浮着一层薄薄的灰尘。他们已经好几天没骑过车子了。


“我们去哪?”Timothée问,一只脚支在地面。


“随便。”Armie说。


两只脚放到车蹬子上,夜色里的风重新开始流动。他们经过早上才光顾过的咖啡店,然后穿过大教堂广场被灯光映成黄色的拱门,Timothée在市中心主路上忽然拐进了一个小胡同,Armie随着他拐进去。狭窄的胡同里只有住户窗里漏出的被切成片状的灯光,他们骑过这破碎的光片,回到主路,一切又变得熟悉了。经过这片停车场右拐他们就能回到大广场。


他们最后停在Campodi Marte公园前。“下去走走?”Armie问,他轻轻踩住Timothée的后车轮。


“你觉得把车子扔在这儿是个好主意?”Timothée有点犹豫。他们没有带车锁。


“管他呢。”Armie回答。


公园里没什么有趣的东西,但他们只是想随意走走而已。Timothée觉得自己应该找个什么话题聊聊,但绕过半个公园后他都没找到什么合适的话题。他们可以聊明天的计划,聊Luca,聊剧本,但这些好像都不合适。


“快结束了。”Timothée忽然没头没脑地说。准确的倒数计时天数就在他舌尖,但他把它咽下去。他此时还不知道这之后的倒数计时会变得多么漫长和煎熬。


“嗯,快结束了。”Armie说。


如果此刻有人能听到他们,也无法判断出他们的语气到底是遗憾还是如释重负。


“你今天一天兴致都不怎么高。”Timothée说。


Armie看他一眼,“Luca说我不在状态。我把他气坏了。”


想到Luca抓狂的样子让他们同时笑起来。他们停在一个有点奇怪的雕像前——两个石人姿势古怪地相拥,正在融成一个三只眼的怪物。


笑过之后,一切移动都静止了,黏乎乎的汗水开始渗出来。说些什么,说些什么。Timothée脑子里有个声音在怂恿他。


“要是能……”Armie忽然嘟囔了一句,但没有完成自己的句子。


要是能一直拍下去就好了。他想说的可能是这句话。


Timothée想到科幻电影里有关时光穿梭的镜头,在主角们打开时光通道去往另一个时间时他们的身影开始像风中的烛光一样晃动。此时Armie的影像也在晃动,时间撕扯着他,未来的Armie正在一点点侵蚀着现在的Armie。他马上要消失了。


 “我想喝瓶冰镇汽水。”Timothée说,这是他此时唯一可以说出口的需求。


“听起来很诱人,”Armie说,“冰镇汽水,然后去我那里看个纪录片?”


“好主意。”Timothée赞同。还太早了,他不应该从现在就开始伤感,他们还有好几天的时间可以挥霍。


他们跳上自行车去商店里买了一大桶冰淇凌和几瓶冰镇汽水,Armie把购物袋拴在自己的车把上。他们再一次经过那些平庸无奇的石板路,打着铁栅栏的窗口,和老旧破损的建筑。


再过几天这一切就会变成飞机窗外越来越小的景色。但最好不要过分强调这个事实。


 


2.  纽约和洛杉矶


Timothée的心突然开始狂跳,下一秒他看到自己震动的手机上显示出Armie的名字。


这最好能有什么科学解释,手机信号影响心跳什么的。但这事不是第一次发生了——虽然他们在过去的三个月里只通过四次电话,但Armie主动打来的两次都产生了同样的效果。


“你等一下,等我找个安静的地方。”Armie说,好像他根本没准备打电话一样。


Timothée听到Armie穿过了热闹的人群,背景音乐慢慢变小。Armie应该是在酒吧或者什么大型派对上,Timothée这么猜测。


“你怎么还没睡,Timmy?”Armie问。


“纽约才9点,你又忘了时差。”Timothée说。


电话里安静了一会儿。


“你是不是喝多了?”Timothée问。


“没有。”Armie说,过了一会儿又笑着补充, “应该没有,我不知道,我听起来像喝醉了吗?”


“考虑到背景声音,时间,和你对酒精的热爱,我有足够的理由怀疑你喝多了。”Timothée说。


“考虑到我现在的姿势,我也许是喝多了。”Armie说,声音带着过分活泼的抑扬顿挫, “我正躺在别人家车库的地板上。我最好不要在这儿睡着,不然我会变成个笑话的。”


Timothée握着电话笑起来。他关上屋里的灯,拉开窗帘爬在窗台上看向夜里的纽约,感觉自己是一个飘在纽约上空的热气球。


“嘿,别总是笑,说点什么,别让我睡着。”Armie说。


“我接到了新剧本,感觉挺不错的。”Timothée从床头翻出剧本,翻到折角的一页,给Armie念了自己比较喜欢的一个场景。


Timothée念完剧本忽然有点不好意思。 “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给你念剧本,这太蠢了,你是不是已经睡着了?”


“没,我没睡着。”Armie在电话那头安静了一会儿,声音听起来清醒了一些, “这挺好的,新剧本,新电影。”


 “好像做梦一样。”Timothée说。


“为你感到骄傲。”Armie说。


Timothée不知道怎么回复,他躺倒在沙发上蜷成一个团,感觉稍有松懈自己就会崩开一个裂缝。


“你是不是又蜷成一团摇头呢?”Armie问。


“没有,别再开我玩笑了。”Timothée不好意思地回答。即使Armie看不到他,他还是马上正正经经在沙发上坐好了。


“我现在要从地板上爬起来回去了。”Armie说,顿了顿,“我们应该经常联系,起码比之前的频率多一些。”


Timothée忽然想到Oliver的台词。这让你感到快乐吗?他此时也想问问Armie,这让你感到快乐吗?你也和我一样因为一个电话就感到这样让人肌肉发酸的快乐吗?


“我只是不知道会不会打扰到你,我不想惹人烦。”Timothée说。


“你知道我不会烦你的。”


“我现在知道了。”


“非常好。晚安,Timmy。”


Timothée把手机放到胸口,花了好几分钟平息自己脸上的傻笑。又过了几分钟,他胸前的热气散尽了,他又降落到了自己小小的公寓里。


 


3.  柏林,德国


在电影节的拍照环节Timothée感觉自己快被闪光灯点着了。


“我手心都是汗。”他在后台告诉Armie自己之前有多紧张。


Armie握了一下Timothée伸出来的手。“我知道你很紧张,但别把一切想太复杂,我们作为演员的本职工作已经做好了,你已经完美完成了你的任务,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Timothée点点头。


周围乱糟糟的,有人在说德语,有法语,意大利语,还有一小部分的英语。各种语言混成一团温柔的气流卷过他们。他们在陌生的国度,不必去费心理解其他人之间的交谈,这感觉似曾相识。


他们参加了新闻发布会,然后是各种小型采访。Timothée在采访间抬起头捕捉Armie的影子,直到他们再次在人流里汇集。Armie拍拍他的肩告诉他“干得不错”,或者搂住他的肩膀让摄像师拍照。然后他们再次分开,再次汇集。


晚上他们没有什么行程,剧组一起吃了晚饭后就散场各自回了酒店。Timothée和Armie放弃了计程车,打算步行回酒店。二月的柏林气温不算太冷,Timothée觉得起码比纽约要暖和一些。


“说实话,我一开始觉得你有点陌生。”Timothée说。


“一开始?”Armie问,戏谑地挑起眉毛。


“昨天晚上刚见你的时候。我们上次见面是什么时候?”Timothée顿一顿,假装自己花了点时间回想,“那都是去年10月份的事情了。”


“我们前两天还打过电话。”


“我总觉得和我打电话的是另一个人。虚拟世界的朋友和现实世界的朋友,你明白吗,我有点对不上号。”


“我之前太忙了,不过我们确实应该多见面几次。我知道只靠电话联系行不通。”


“我不是在抱怨。我只是觉得……”Timothée顿了顿,“当然,我觉得多见面是个好主意。”


“反正电影宣传也会越来越密集,到时候你想避开我都避不开。”


“我为什么会想避开你?”Timothée说完才意识到这是一个相当暧昧的问句,于是又自问自答,“讨厌你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吧。”


“讨厌我的可大有人在,不过那都不重要。”Armie说,耸耸肩露出一个满不在乎的微笑。


“我能滔滔不绝夸你一整天,不过我怕你用同样的方式报复我。我们还是去掉这个互相吹捧的环节吧。”


Armie又耸耸肩。他们又走了一会儿,然后在一个十字路口的红灯前停住脚步。


“盯着我看有助于你把“电话朋友”和“现实朋友”联系起来吗?”Armie问。Timothée这才意识到自己之前一直在盯着Armie看——一边走路一边盯着别人看,这挺奇怪的。


“有一点帮助。”


“你怎么越来越傻了?”Armie语气非常无奈。Timothée想反驳一句,但对方忽然展开手臂搂住了他的肩膀。


“你在纽约也这么走路吗?我觉得你需要一只导盲犬。”Armie揽着他,让他身不由己跟着对方的步伐开始走。Timothée感觉自己越走越热,热气从他的胸膛和腹部蒸腾上来,顺着毛衣和大衣衣领蒸到他的脸上。他把手心的汗偷偷抹在裤兜里。Elio和Oliver有过更亲密的接触,但现在那些全都作废了,他甚至没法应对这种最初级的亲密。


仿佛是一瞬间他们就走回了酒店。Timothée本来打算邀请Armie去他房间再坐一会,但他最后只是在电梯门口磕磕巴巴向对方说了晚安。他不知道这样继续下去自己会做出什么滑稽的举动。完全没必要进行到那样尴尬的场面。




4.  纽约


柏林电影节和多伦多电影节间是半年的间隔。一个月前Timothée在柏林某个酒店门口看Armie把行李箱放进计程车后座,他们拥抱告别。那之后就是半年的倒数计时。不是说这半年Timothée会闲得发慌每天都有时间胡思乱想,但不管怎么算半年都是很长的一段时间。


但今天倒数计时可以暂停了。Armie打来电话说他过两天要来纽约,问Timothée有没有时间见面。


“我最近都没什么事情。随时恭候。”Timothée说。


Armie在电话那边沉吟了一会儿,“那我改明天的飞机?我明天就没事了,可以早点去。”


“都看你的安排。”Timothée说,现在他已经没法继续削减自己语气里的兴奋了。


第二天下午他在机场门口接到了Armie。对方只提着一只小小的随身行李箱。他走上前拥抱对方,这和柏林酒店外的拥抱组成了一条衔尾蛇。过去的分别和将来的分别挤压着此时的重逢,这种患得患失让Timothée的心脏开始危险地下坠。


因为成功忍住了说蠢话的冲动,Timothée纵容自己把这个拥抱延长几秒,直到他在自己贴近的胸膛里听到了克制的笑声。他确实是又犯傻了,但在他准备拉开距离时Armie侧头亲了一下他的额角。不知道为何他在Armie面前经常会变成一个毫无经验的孩子,连这种礼貌性的亲吻都变得意义重大,让他眼球发热。


他们先一起去酒店放下了行李,然后去酒店附近的小餐馆吃了汉堡。


“你来纽约是有工作?”


“只是一些小事。”Armie回答。他叼着吸管几乎是一口气喝光了大半杯可乐。


“我定了明天晚上百老汇的票,但今晚没给你安排节目,你可以好好休息。”


“我不怎么累,”Armie说。但依Armie眼下的黑眼圈来判断,这话可信度不高,“你不准备带我参观一下你的公寓?”


“我的公寓?小得可怜,没有任何有趣的地方。”


“依然很感兴趣。”


半个小时后,Armie坐到了Timothée公寓的小沙发上——他几乎把那个双人沙发填满了。Timothée的舍友都不在家,公寓里安静得能听到厨房里冰箱发出的噪音。Timothée把窗户打开,窗外正传来一声拖长的尖锐的汽车鸣笛。Timothée能想象司机恶狠狠按着方向盘咒骂的样子。


Timothée有点窘迫,“我正在找新房子,之后起码不用和人合租了。”


“你知道自己会把所有情绪都明明白白写在脸上吗?”Armie说,故意捉弄他似的。


“哦,是吗?”Timothée在这瞬间意识到自己正在重复Elio的处境。关于那些重要的事,一无所知的事,怀疑的事,假装不知道的事。他早该知道Elio是个诅咒,饰演这个角色就像站在午夜的镜子前举行的神秘仪式一样,他在为此付出代价。


前进一步或者后退一步?


 “你来纽约是为了什么工作?”Timothée问。他坐在自己的双人床上,而Armie正以他习惯性的夸张姿势翘着腿,脚尖几乎能碰到Timothée的膝盖。他的屋子确实太小了,正适合问这种让人想要躲避的问题。


“不是为了工作,只是来看看你,尊敬的CIA探员。”Armie说。他放平了腿,用手摩挲了自己的眉毛,看起来有点挫败。但并不是很严重的挫败,只是那种恶作剧没有得逞的程度。“你现在的表情好像我说了什么冒犯了你的话似的。”Armie说。


“不,没有。”Timothée讨厌对方这种游刃有余的态度,也讨厌自己在对方面前总是不知如何是好的窘迫。他从没像此时一样如此强烈地怀念克里玛。克里玛是一个迷幻的气泡,他们在里面是平等且赤裸的。离开那个气泡后他们变得尴尬,好像终于察觉到赤裸是一件令人羞愧的事一样。


“我让你不高兴了吗?”Armie问,有一点困惑似的。


“不,没有。”Timothée再次否定。他轻轻深呼吸一口气,决定收敛一下自己的贪心不足。他应该去享受当下他能抓住的东西。“想看个电影吗?还是出去随便走走?”他提议。


“你有什么电影?”


“呃……魔力麦克?”Timothée开玩笑。


“如果你真的想看的话。”Armie笑着耸耸肩。


他们最后看了卡萨布兰卡。Timothée发现自己几乎能在每一部电影里都找到一个正好戳进他心口红标 的台词。


Note: 卡萨布兰卡是致敬Bowie28的文。




5.  洛杉矶


四月份的时候Timothée去了一次LA。那次是为了工作,他在那待了四天,但Armie那时正在外地忙工作,所以也没能见上面。但那四天也不算无聊,因为Armie托自己的好朋友Nick当Timothée的导游。Nick带他去吃了几家不错的餐厅,去了海滩悠闲地消磨了一个下午,还带他玩了六旗的过山车,最重要的是他还告诉了Timothée很多关于Armie的八卦。


五月初Timothée又去了一次LA,这次是Armie邀请他去玩。Timothée在机场外看到了依着车站着的Armie。Armie穿了一件橄榄绿的短袖,浅色的休闲裤,脸上架着一个奇形怪状但仍然很好看的墨镜。Armie并没有第一时间发现他,而Timothée蹑手蹑脚地靠近对方,觉得自己一路上的心理准备都土崩瓦解,每靠近对方一点心跳就更失常一点。等到Armie发现他然后快步走过来拥抱他的时候,Timothée感觉自己的心脏猛然停住。他甚至忘了自己是怎么钻进Armie车里的。


Timothée这次知道自己是在盯着Armie看,但他不在乎对方发现他。他是第一次看到Armie开车的样子。


“我看起来很奇怪吗?”Armie终于问到。


“你应该对自己的样子很自信才对吧?”Timothée说,伸过手去抓了抓Armie的头发,“你抹了多少发胶?”


Armie翻了个白眼,又忍不住笑起来,“我可不像你一样天生丽质不用整理头发。”


Timothée不自觉抓了抓自己微长的头发,把眼前的碎发拨到耳后。Armie扭头看了他一眼,Timothée立马收回手不敢乱动了。老实坐了没一会儿,Timothée又感觉自己手脚失控,非常想去抓一下Armie——对方拧着眉头开车的样子实在让人心痒。但因为他每次刚见到Armie都会觉得对方有点陌生,所以又束手束脚不敢乱动。最后Timothée实在忍不住,掏出手机录了窗外的景色几秒钟,然后转向驾驶位,Armie对镜头做了个鬼脸。


等Timothée回放这段视频时才发现自己傻笑的声音有多大。


他们在Armie家后院吃了晚饭。Nick也来了,带着一瓶看起来很贵的红酒。Armie在摆弄烤炉烤肉的时候Timothée和Nick就坐在被烟熏不到的地方聊天。肉烤好的时候天色也暗了,Nick开了院里的灯串,他们就在院子里边吃边聊消耗了一个半小时。


“你这次准备去哪玩?”Nick问Timothée这次来LA的计划。


“我不知道。就无所事事瞎晃吧?”他看向Armie。他和Armie没有讨论过这次行程,因为对Timothée而言来LA唯一的目的就是见见Armie而已。


“上次你来LA玩有最喜欢的地方吗?”Armie问,显然他也没有什么计划。


“都还行。沙滩挺好的,六旗也不错,我玩到最后腿都软了。”Timothée说。


“上次我们去的有点晚,所以买了快速通过票,两个小时大概玩了五个过山车。”Nick插嘴,然后又问Timothée还记不记得他们坐了哪五个过山车,最喜欢哪一个。Timothée和Nick亢奋地聊了一会儿才注意到Armie正在笑着看着他。


“啊,对,我还有东西要给Nick。”Timothée忽然一拍脑袋,显然是刚想起什么。他跑到屋里从自己书包里拿出给Nick准备的礼物——一个浅色的棒球帽。


“因为Nick上次说我的帽子好看,所以……”Timothée解释。


“那我的礼物呢?”Armie笑着向Timothée伸出手,而Timothée显然毫无准备。他愣头愣脑的样子惹得Nick和Armie又是一顿大笑。


Nick走了以后Timothée帮Armie收拾了他们的盘子,然后又稍微清洗了一下烤炉。等他们回到屋子里,Armie又不依不饶地问他,“真的没有我的礼物吗?”


Timothée摊摊手。


“只是因为别人夸你的东西好看,你就送礼物给别人。”


“上次我来Nick也花了不少功夫,我……”虽然知道Armie在开玩笑,Timothée还是想耐心解释,但他话没说完就被打断了。


“我觉得你挺好看的,”Armie说,似笑非笑,“所以你打算送点什么给我吗?”


Timothée站在那儿愣了一会儿,然后抬眼仔细打量了Armie。Armie喝多了吗?但是他们只喝了一瓶红酒而已。


“那么……”Timothée嘟囔着靠近Armie,在自己鼻尖触到对方脸颊之前停了下来。“我知道自己在干什么,问题是,你知道你在干什么吗?”Timothée问。


“我前不久回了一趟克里玛,”Armie说,“我现在才完全明白Luca对我说的那些话是什么意思。”


“什么话?”


Armie没有回答他,只是低下头关闭了他们之间最后的距离。




6.  他们的城市


忙完电影节后电影开始上映,Armie和Timothée又投入另一轮宣传。他们在城市间飞来飞去,有时候半夜醒来都不知道自己到底在哪。


除了地点外,另一个让Timothée在半夜醒来感到困惑的是他和Armie之间关系。


他们之间有很多亲吻。他在飞机上靠着Armie肩膀半睡半醒时Armie亲吻过他的额头,他们在纽约雨后脏兮兮的街道上接过吻,他们在加州沙滩上有过短暂的亲吻,在伦敦某个酒吧的停车场里Armie差点把他亲得断了气。


是的,他们上过床——或者说还有沙发,浴缸,地毯,和一些不能称之为很舒适的地方。Armie在床上总是充满控制欲,这让Timothée硬到荒谬的程度。Armie喜欢绳子,镜子,手铐,还有其他小工具,而Timothée几乎是毫无底线地批准了Armie的所有计划。他在Armie的抚摸下重新认识了自己,他从不知道自己可以这样渴望和纵容另一个人。


Armie说过我爱你。有时候像父亲吻别去上学的孩子一样,有时候像阔别的兄弟在拥抱对方时那样,也有时候他盯住Timothée的眼睛一字一顿把这三个字吻进Timothée嘴里。Timothée当然也回复对方,我爱你这个句子由滚烫刻意逐渐过渡到自然熨帖。


但不知道为什么,Timothée还是不知道该怎么定义他和Armie之间的关系——他们之间总还是差一点东西。直到某天在一个不怎么严肃的聊天里,他们谈到这个。


这个谈话的开始只是因为Timothée在YouTube看他们之前的采访剪辑,而Armie觉得这不是个好主意。


“我只是想看看自己哪里做得不好,这是我的第一次经历这种宣传期。”Timothée解释。


“你表现得非常完美——如果一个人真能在宣传期做到完美的话。”


“我盯着你看的时候,你怎么不提醒我一下?”Timothée觉得自己在采访里有点太腻了,他平时也是这么看Armie的?


“我已经习惯了。”Armie不怎么在意地回答。


Timothée按下播放键,继续看下去,没一会儿Timothée就感觉心理平衡了——Armie在采访里搂着他的样子看起来也挺腻的。


“说实话,我希望宣传期快点结束。即使这是我们的电影,你明白,它对我意义特殊,但我也有点撑不住了。”Armie说,他躺倒在床上打了个哈欠,招手示意Timothée过去。


Timothée把手机扔到沙发上然后躺到Armie身边,头枕在对方展开的胳膊上。Armie转过身来把Timothée搂进怀里,沉甸甸的大腿压在Timothée的腿上。“但是我喜欢宣传期,”Timothée说,低头吻了一下Armie搂住他脖子的手臂,“这对我来说挺新鲜的,而且我还能一直和你在一个城市。”


“怎么,你还打算宣传期过后就扔掉我吗?”Armie咬住他的耳朵,让Timothée痒得直躲,最后不得不转过身面对了牙齿尖利的Armie。


 “我没有。只是宣传期后,就像你说的那样,我们就得回到现实世界了,不是吗?”Timothée望向Armie的眼睛,希望对方能否定他。


“我只是想让工作和私生活分开,”Armie说,灰蓝色的眼睛接住Timothée的注视,“我不想把我们的关系变成宣传的一部分。”


我们是什么关系?有一瞬间Timothée想这么问,但几乎是同时他心里那个小小的不确定就完全溶解了。


“怎么又开始傻笑了?”Armie问,伸过手来把Timothée乱翘的卷发拢到脑后,然后握住他后脖颈把他拉近,一点点亲吻他的脸。


“笑你怎么又硬了。你怎么像个动物一样?简直没法想象你20岁的时候是怎么发情的。”


“你听起来好像非常崇拜我。”


“我崇拜你吗?不如说我非常喜欢你比较合适。”Timothée说,阿米的亲吻让他身心一起发软。


“嘿,”Armie叫他,好像还嫌Timothée对他的注意力不够集中似的,“不如你搬到我家来住吧?”


Timothée犹豫了一下,“我在纽约刚换了房子。”


“我是说当我们在洛杉矶的时候,或者说当你不在纽约的时候……”


“然后在纽约的时候你来我家住?”


“如果你盛情邀请我的话。”Armie的手不安分地伸进Timothée的衬衫里,这差不多表示他们清醒谈话的时间结束了。


“不知道为什么我已经开始想念你了。”Timothée说,他想起他们之后的行程安排并不总是在一起的,他们还得时不时分开一段。但是在Armie解开他腰带之后,他这一点小小的忧愁很快就被其他的东西完全淹没了。


 


[fin.]

评论

热度(418)

  1. ArielHaze 转载了此文字